首页l资讯国内国际军事 娱乐明星综艺旅行 体坛足球篮球体育 科技汽车IT 业互联网+ 财经房产理财股票商机

无锡大货车超载之路:码头不干涉超载 没有治超站

2019-10-13 00:13:43浏览:编辑:剪水双瞳

  原标题:回访大货车超载之路:码头不干涉超载,一路没有治超站

  如果所有人都能够按规则来行事,不去超载,那么运费自然会高。

  货车司机杨雄开的六轴半挂车只拉了一卷钢材,他特意拍了视频发了朋友圈说:“有点不习惯。”

  10月12日,他从江阴的码头拉货后,沿锡澄路一路南下,到了无锡312国道附近的江苏大明金属制品公司。卸货格外顺利。因为每个大货车上都只拉着一卷钢卷,杨雄不用排队,只花了十来分钟就从厂里开出来了。

  两天前,10月10日傍晚,无锡市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桥面侧翻,致3人遇难,2人受伤。无锡市委宣传部通报,经事故调查组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导致的。这辆货车和杨雄的行驶路线大体一致。

  整个无锡货运圈都陷入紧张。经常超载的杨雄也自觉不再超载:“也没有谁正式通知说不让超载,刚出事儿,大家自觉就不敢了,谁会顶风作案啊。”

  10月12日,新京报记者重走了从江阴4号码头到事发地这段路,发现一路都没有治超站。

江阴4号码头有许多还未运走的钢卷。 新京报记者 康佳 摄江阴4号码头有许多还未运走的钢卷。 新京报记者 康佳 摄

  码头不干涉超载

  江阴港的“常客”杨雄说,江阴港是钢材的集散地,通常从山东、东北海运来的钢材都会在江阴港装车,运往周边其他城市,4号码头是专门运输钢材的港口。

  在江阴码头4号码头,负责装货的是江阴市夏港长江拆桥厂港务分公司,生产负责人丁先生证实,事故中超载车辆系从该码头装货出发。他记得,事发当日共有五辆涉事的无锡成功运输有限公司的货车到码头运输钢卷,其中一辆载着六卷钢卷。

  丁先生回忆,涉事公司从2019年开始到码头拉货。因为生意不少,该公司还专门有一个人在码头负责对接。

  通常,上述对接负责人会拿着客户开的介绍信前来提货,货物如何装运由其决定。“他会根据货的数量、规格大小来决定怎么配车。这批货到底是配一个车,还是配两个车,应该配怎样的车,我们作业现场按他的要求来装车,他说怎么装我们就怎么装。”丁先生说。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码头内有一块警示牌,上书“安全风险告知”,并配有限速行驶、限制重量、禁止烟火等标识。

 4号码头树立的“安全风险告知”。 新京报记者 康佳 摄 4号码头树立的“安全风险告知”。 新京报记者 康佳 摄

  丁先生解释,他们也在社交平台上看到过运载钢材的货车翻覆,所以就竖立了警示牌,但并无实际效用。

  由于多拉货成本低,价格低就有市场,超载几乎是整个行业的通病。他举例说明运输钢材的成本:“一吨钢材9.5元,一个钢卷大约20吨,运一个钢卷190元,付油钱都不够。”

  因此,码头实际上并不会对超载进行干涉。“可以说任何一个码头,我没看见过多少吨你不能装了。”丁先生说。 

  事发后,丁先生所属公司在江阴4号码头的业务已经暂停。原本热闹的码头这两日显得极为冷清。

  港口东侧空地放着上百卷大大小小还没来得及被拉走的钢卷,有上海宝钢、日照东华等厂生产的。附近的工人们干活间隙还会聊起无锡的事故,一位工人说,平日里有大船来,一艘船上就能装将近一千卷钢卷。

  为超载改装货车

  从江阴4号码头到事发地,一路都没有治超站。

  事发地锡港路附近,被人们称为“华东地区最大的不锈钢集散地”,聚集着大大小小几百家与钢材相关的商店和工厂。

  其中仅挨着312国道的东方钢材城是“散户”集中地。这里的公司大多是来料加工,提供钢卷、钢板的剪板折弯、开槽、冲孔、切割等服务。

  事发两天内,运费涨了。东方钢材城一位商户说,有物流公司涨价不只一倍,“以前是20块,现在40块都不止”。

  杨雄对运费涨价没什么意见。他所在的运输公司只有几辆车,负责无锡、江阴和张家港之间的钢材短途运输。这两天,他所在公司的运输费从20元涨到了35元。每个月工资,外加每走一趟车“不过(长)江100块,过的150块”的提成,他的月收入可以达到15000元左右。

  杨雄觉得,如果每个车都装得少,就能省去装货、卸货的排队时间,他也不用再躲着交警挑早晚走:“不用担惊受怕,可以安安心心多跑几趟,多抽几次提成。”

  经常超载的杨雄说,运输钢材的货车没几个是不超重的,最严重的就数运输钢卷的货车,所以业内有“拉钢不拉卷”的俗语。

  上一次杨雄受到处罚是因为超载。2019年夏天一个深夜,他从江阴4号码头拉货后,没多久就遇到交警检查。他因超载被罚款2000元,扣6分:“拉多拉少都不是我们能决定的,罚款也是公司交。有时候遇到好说话的交警,罚款就放行了,不好说话的就会扣车、扣分。”

  杨雄替老板算了笔账,每吨钢材35元,正常载重一车不到30吨钢材,一趟的价格约在1000块左右。

  “油钱至少500块,我的提成100块,再加上七七八八其他费用,没剩多少的,怕老板不干。”杨雄说。

  有人为了装得更多,不惜去改装车辆。

  在一位汽修行业从业人员眼中,这类改装大货车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通常车主在购车时就会定做,主要是对轮胎、车架、大梁、钢板进行加固:“就像建房子时横竖多加几根梁,承重更大。具体加多少根,看个人需求。”

  杨雄这辆车同样经过改装。

 工人在事发桥梁部分加装围挡。新京报记者 康佳 摄 工人在事发桥梁部分加装围挡。新京报记者 康佳 摄

  从业者希望按规则行事

  因为运费低,物流公司老板王先生想过退出运输行业:“操心多,风险大。”

  他的物流公司有15辆货车,做钢材短途运输生意,通常从江阴港口接货,然后送到无锡、苏州、张家港等地。

  王先生说,他购买一辆运输钢材的六轴货车一般要50万元左右,每个司机的工资每月在一万五千元左右,此外还有油耗、车损、保险之类的开支。

  但此前行情不好的时候,从江阴运到无锡每吨钢材只能赚十几元,“像30吨的钢卷,我们按标准只能拉一卷,一趟车赚五六百块。但实际不可能只运这么点,赚这点钱连成本都不够。”所以,公司的车最少要装3个30吨左右的钢卷,最多装7个。

  东方钢材城内物流公司老板徐先生的车队也在涨价行列里。公司有几十辆两轴到四轴的货车,跑无锡到南京,多运输钢板和不锈钢成品。现在,他的运价从每吨100元涨到了每吨150元:“都是长年的老客户,也不好涨太多。”

  徐先生公司的司机们每天早上8点上班,晚上11点下班,相比拉钢卷的大货车安全些,挣的钱也少点:“一年工资6万到7万。”

  对于目前的情况,入行15年的徐先生倒喜闻乐见。

  徐先生回忆,大概从10年前开始,运输行业的超载情况越来越严重,因为恶性竞争,运费变得越来越低,为了赚钱:“你的运费便宜,就靠多拉货来挣钱,那我要抢你生意,运费比你还便宜,那我肯定拉的(货物)也更多。”

无锡大货车超载之路:码头不干涉超载 没有治超站

  桥梁侧翻事发点附近马路上,大货车上只搭载了一个钢卷。 新京报记者 康佳 摄

  他倒希望杨雄的“不习惯”能变成日常。他说如果所有人都能够按规则来行事,不去超载,那么运费自然会高,“又安全,大家也都有钱赚”。

  (杨雄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康佳 王洪春 实习生 冯惠濡 吴雨晴

精彩推荐
财富商机
猜你喜欢
热门商机排行榜
  • 联系我们
  • 客服QQ

Copyright © 2018-2020, 中财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中财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