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l资讯国内国际军事 娱乐明星综艺旅行 体坛足球篮球体育 科技汽车IT 业互联网+ 财经房产理财股票商机

郑永年:房改医改教改“新三座大山”可能更大了

2019-07-14 21:26:38浏览:编辑:抱墙一个人睡

  原标题:[岛读]郑永年:哄抢蛋糕的时代远未到来

  [侠客岛按]

郑永年:房改医改教改“新三座大山”可能更大了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篇文章,是岛上出的新书里的。

  虽然免不了推销之嫌,但是文章内容还是很有料的。对当下的一些现象,会有不错的解释力,至少在岛叔当时的对谈当中,觉得还是非常具有现实穿透力的。

  周末愉快。

  1。侠客岛-公子无忌:之前您说中等收入群体对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稳定,对走向政治改革的重要性,这是很长远的事。其实这些也都是大家直接关心的话题,大家都关注自己的生活有没有变化,住房、教育、医疗以及公平正义,不抽象,都是具象的。

  如果可以在住房、教育、医疗“新三座大山”真的找到突破口,我想对中国的未来发展的稳定性、或者说推动性可能会更强,大家获得感也更强。

  郑永年:那当然。房市和股市,我听别人说笑话,“房子是用来炒的,股市是用来住的”。其实这是相关的。如果股市不行,房市肯定也不好。

  改革开放40多年,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虽然中等收入群体比较小,但也有30%左右了;这些人的钱都去哪里了呢?现在都在房市。

  一去房市,对社会破坏太厉害。穷人还能买得起房吗?不啃老啃谁?西方一两百年走到现在的房地产价格,中国20年就走完了。别人150年发展到现在的程度,那是几代人?20年是几代人?就是这个道理。

  哪个国家的医疗、教育、公共住房爆发问题,哪个国家的社会就不稳定。这是一定的,百分百。因为这都是人们最基本的需求,在中国却过分商业化、资本化了。  

郑永年:房改医改教改“新三座大山”可能更大了

  反过来讲,要做好房市,前提是把股市做起来。如果股市起不来,钱还是流向房市,怎么压都没用的。为什么股市做不起来?还是对未来没信心,不想投向经济领域,觉得房子是实体,拿着还能抵御通货膨胀。

  你不能说他们错,买房的人有自己的理性。而要把钱导向股市,最重要的前提就是让投资者对未来有信心,要有前面我们聊的法治,能保护他们的财产。

  还有一点,就是现在的投资空间还不够,这方面有缺陷,但我们没有好好反思。

  讨论国企改革、国进民退,一个问题被忽视了:国有企业占用了太多的经济空间。以前有政策说民企可以投资军工领域,落实了吗?

  国有企业要控制命脉、控制关键领域,这没问题,但必须让渡更多的空间让民营企业投资。如果国内不给空间,民营资本就要走出去的嘛,资本流到外面又反过来对国内不利。

  所以要想想看,为什么会出现资本外流的现象,源头还是在国内。

  另外,现在也没有规定哪些空间民营企业不可以做。按理说“法无禁止皆可为”,法律没有规定不能做的都可以做,但现实也没实现。

  我们都意识到这一点,但是没有把它归整起来,也没有落实下去。一旦民企境况不好,国家的税基也就小了,所以“民退”之后就还有“国退”。

郑永年:房改医改教改“新三座大山”可能更大了

  2。侠客岛-公子无忌:所以说,其实在您看来,应该是把做大做强中等收入群体、或者社会改革这一块更多地放入议事日程?

  郑永年:经济发展是第一位,但同步的社会改革不能停步,一定要提上议程。我觉得比较遗憾的是,以前我们已经开展了这方面的工作,社保、低保的整体网络都建起来了,但是推进不够。

  房改、医改、教改,越改越乱,“新三座大山”不仅没有减轻,可能“山”更大了。这是很危险的,各国都有经验。

  这些问题是谁的责任呢?谁应该负责解决?资本肯定不是解决问题的主体。

  刚才也说企业家确实在做好多事情,慈善、教育、医疗,像比尔·盖茨这样的。但光靠资本解决不了整个社会的问题。

  要解决整个社会的问题只能通过政府作用。现在西方面临的问题就是,怎么建立有效的政府?他们没有有效的政府,就像福山说的,陷入互相否决的循环。这就是悖论。

  所以现在西方出现大规模的民粹主义思潮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通过惯常的政治运行方式组织不了有效政府。

  像特朗普这样依靠民粹思潮上台之后,很多政策不通过政府组织议程,很多事情直接去做,跳过议会,对制度破坏也很厉害。这是西方的问题。

  另外,西方的福利政策也过度了。“养惯了”,再改成“政府不养你了”就很难,所以还得继续养下去。但钱哪来呢?

  以前政府有经济主权的时候,可以向资本征税;全球化之后,如果向资本征税,资本、富人就跑了。像以前的法国总理一上来就搞征税,巴黎的富人就都跑到伦敦去了。

  资本可以流动,所以加高税很难,那征谁的税呢?就征中等收入群体的税,穷人没得征嘛。中等收入群体本来就负担重,还要被压迫。

  西方社会现在陷入动荡,根源道理就是这样。所以他们得做出基础性、本质性的改变,说实话怎么改我也不知道,因为不光是经济失衡,经济和政治都失衡。

  欧洲现在有很多零星的、理想化的措施提出来,比如一人发一份工资,等等,但实现起来很有难度。

  这涉及下一步西方如何转型的问题,核心是怎么消化大众民主、一人一票制度下造成的党争局面。但无论如何,民粹主义肯定不是解决方法,对建立有效政府没什么帮助。

郑永年:房改医改教改“新三座大山”可能更大了

  3。侠客岛-公子无忌:所以无论是您前面说做大中等收入群体,还是创造更多空间、改革从做加法开始,其实都是一个结论:当下的中国还是要更多地思考如何把蛋糕做得更大。

  我们还远远没有到只争论如何分蛋糕的阶段,应该有这个共识,是这个意思吧?

  郑永年:想想看,中国现在人均GDP连1万美金都不到。这么大的人口基数,即便按照现在的速度发展到2035年,人均GDP依然会排在“亚洲四小龙”后头,在东亚经济体里面还是垫底。

  台湾现在人均超过2.5万美元,我们努努力,2020年差不多10000—12000美元,接下去经济怎么走?很艰巨的啊,人均1万多美元的差距再怎么拉近?

  所以现在还远远不到斗来斗去的阶段。蛋糕还有无限的空间可以做,现在大家就哄抢,那怎么行?

  前面聊到,一个国家富起来不容易,穷下去很快的。现在中国的经济体量尽管大,世界第二,但是人口多啊,现在就分蛋糕,分不了多少的。

  真的进入那种阶段,现在手里有蛋糕的人就跑到国外去了。不是已经那么多移民了吗?富人才能移。你以为自己能抢到多少?还不是平民之间的争斗。

  所以,关键问题是要把有蛋糕的人留住、把能做大蛋糕的人留住。让这些人继续做蛋糕,普通人还能继续分到;做蛋糕的人提着蛋糕走了,就又是以前的老路。

  采写/公子无忌

精彩推荐
财富商机
猜你喜欢
热门商机排行榜
  • 联系我们
  • 客服QQ

Copyright © 2018-2020, 中财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中财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